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 当前位置: 爱情文章 > 文章

反向了解,保鲜婚姻

时间:2020-12-22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庄姐的经历就很能说明问题,她是旅行与历史爱好者,曾辞职在家带孩子三年多,孩子上了幼儿园以后,她受聘于一家文化公司,为深度游的爱好者们讲授杭州的历史与人文。一开始,丈夫也很看不上她的这份兼职工作,认为这不过是“背背导游词,挣点小菜钱。”甚至对庄姐偶尔去公司开会,要劳烦他去幼儿园接孩子颇有微辞。在丈夫看来,杭州风物,还值得花几百元来上课么?百度一下,就全部了解了呀。
  
  见丈夫鼻梁上出现那种既困惑又有点看不上的横纹,庄姐也不争辩,只是选了个桂花飘香的晴朗秋日,把孩子托付给妈妈,让丈夫跟团一天,看看她这个“导游”是怎么当的。她带团爬上飞来峰,在那些人迹罕至的洞窟间走来走去,惊飞了在那里筑巢的蝙蝠和燕子,庄姐的工学博士丈夫,也听呆了——庄姐讲的东西,90%是他完全不了解的。包括飞来峰的佛像造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这个地方的造像会从以佛为主体过渡到以罗汉为主体;哪个洞窟先造,哪个洞窟后造,彩绘的风格与敦煌莫高窟的佛像有什么不同;佛像的造像原型,究竟是男性还是女性,有没有借鉴过当时名士与高僧们的肖像痕迹;历朝历代曾有什么修缮,修缮时是将佛像表面的彩绘金饰全部铲除了再造,还是在原有的彩绘上叠涂补绘?我们今天还可以从哪里看到佛像反复叠涂的痕迹?当年造像的工匠都是哪个地方的匠师,他们在飞来峰是怎样生活的?造像的資金是怎样募集的,前期的造像风格,与后期有什么显著的不同……令丈夫惊讶的是,庄姐讲述这些内容完全不是信口开河编故事,她每一样结论在古籍与历代诗歌中都找得到证据,而她又擅长将枯燥的历史用讲故事、做推演的方式娓娓道来,这就很吸引这些专门花钱来听课的游客。
  
  因为洞窟中佛像保护的原因,游客不能用闪光灯,庄姐还反复交代:“大家要遵守文物保护的相关规定。造像的清晰图片,我都找文物局的相关研究人员要来了。我做了专题PPT和视频,等会儿发给大家。”
  
  这一趟讲课下来,每位游客脸上都交织着恍然大悟与屡获新知的欣喜。他们纷纷索要庄姐的微信号,问她何时推出灵隐寺、六和塔、孤山乃至宁波天一阁的讲解。庄姐微笑着应承:“会讲的,别着急。每个专题的深度研究都要花费一两个月的时间,可我和我的工作伙伴都认为,这是值得的。在恰当的时机,我们会推出相应系列的文创产品,也会出书。”
  
  庄姐丈夫吃惊地看到,在讲授、交流的过程中,妻子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人,她认真、执着,面孔因为自信而闪闪发光。她讲述历史文物时灵机一动的幽默,让所有人失笑,她完全蜕去了“某小朋友妈妈”的身份,变成了某一领域的专家,变成了当年百家讲坛上易中天一般的人物。
  
  当天开车回家,庄姐的丈夫主动道歉:“我没有想到,你是在做这样有意义的事。让你全职照料孩子的吃喝拉撒,把家务琐事都留给你,是我的不是。”
  
  庄姐抿嘴微笑:“我只是以为,你需要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带孩子这三年,我并没有被荒废。而且,你尽可能在工作之余带孩子,与他培养感情,这也是做父亲的责任。我不希望孩子最后只肯跟我亲近,这剥夺了你的权益,我觉得,长远来讲,对你也不公平。”
  
  “主内”的人,能意识到“主外”之人长期缺乏育儿及家庭生活,造成的负面影响,这种思考问题的格局与视角,并不容易建立。这也是好姻缘可以再度更新的内在能量之一。
  
  阿松的选择,也说明了这一问题。她是B站上的网红,身份是舟山一个大岛上的渔妇。一开始,她拍视频上传到B站,理由很简单:她从宁波下面的一个富裕县城嫁到了海岛上,除了带孩子做家务,等丈夫出海归来,其实都过得很寂寞。卖海产、晒鱼干、织渔网、为小渔船涂上桐油,日子久了,这些烈日下的工作对阿松来说,也分明增加遗世独立、长日漫漫的孤独感。她后来想到,海岛生活的细节,对活跃在B站上的城里年轻人来说,是不是也很新鲜呢,拍视频上传,一来重启自己对海岛生活的发现欲望,重新找到海岛的美和趣味;二来,如果积累了流量,也可以成为一份收入。
  
  一开始,阿松丈夫挺瞧不上她的这份“带娃副业”,一方面,海岛上传统观念势力不减,不出海的妇女地位不高;另一方面,丈夫认为起地笼、分拣海鲜、捡拾海带、撬牡蛎、晒鱼干、做海鲜团子……这些司空见惯的事物有什么好看的?播放量十几万,几十万,才能在网站上“领工资”,这任务怎么才能完得成?白费什么力气!
  
  阿松也不辩解,她网购了拍摄杆和稳定支架,自学了拉、移、推等基本的拍摄技巧,还自学了剪辑、配乐、旁白等后期技巧,就开始了她在海岛上的拍摄生涯。《挑着一百个海鲜团子回娘家》,《媳妇们的防晒绝招》,《男人们出海了,我们的篝火晚会》,《岛上孩子的秘密基地》,《黄油青蟹来了》……没想到,阿松很快就凭她舒缓的镜头、慢条斯理的劳作与解说、刁钻的选题,在B站的一众赶海上传者中脱颖而出。很可能,过着早9晚7赶地铁生活的城里人,就是喜欢这样的“诗与远方”吧。
  
  看到阿松源源不断地收到打赏和平台分红,还被乡镇邀请去直播卖海产干货,阿松丈夫的态度也有所转变。前段时间,他注册了一个号,悄悄地成了阿松的粉丝。一开始,阿松并不知道屏幕那头发弹幕的粉丝,还有自家老公,直到丈夫有一天得意洋洋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她:“啥时候你也能让我进个镜头呢?咱娃儿在你的视频里都出现18次了。你没瞧见网友都在呼吁要见‘松姐夫’?”阿松诧异:“哪条弹幕有此要求?”
  
  丈夫说:“《海鲜墨鱼饭》那期,第8分35秒,你去看,大伙儿都在要求见我,就像白云大妈想见赵忠祥。”阿松止不住抿嘴而乐:“只要你下次出海回来,主动带着娃儿一同赶海,或者生火架锅,为我们娘俩做顿鲅鱼饺子,我就让你上视频。”

上一篇:我家的“零活先生”

下一篇:17岁的单车不载爱情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