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会 > 文章

[民间故事] 土匪要来了

时间:2020-12-2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清朝乾隆年间,童疃村里有一位富户名叫童长庆,富甲一方。这年,童疃村一带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村里的人家都快断粮了,只有童家顿顿鱼肉飘香。
  
  这天上午,一位汉子急匆匆地向童家走去,脸上的神态十分焦急。他叫何大岭,家住童疃村。他之所以急匆匆地赶往童家,是因为他想说服童长庆,借些银子给村里的人家买些粮食,度过眼下的难关。
  
  原来,童长庆虽然富有,但对别人却非常抠门。最近,村里不少缺粮的人家,都想从童长庆的手里借点银子买粮食,可是童长庆不但一毛不拔,而且谁向他借银子,他就给谁一顿冷嘲热讽,以此为自己找乐子。
  
  何大岭虽然脾气急,但他一向很仗义,童长庆的所作所为,让他实在看不下去。所以今天,他想去一趟童家,说服童长庆借银子,至少不能落井下石,取笑已经命悬一线的村里人。
  
  何大岭正大踏步地走着,忽然,他被一位男子拽住了胳膊。他扭头一看,原来拽住他的人是他的一位好朋友,名叫夏秋景。夏秋景也住在童疃村里,他性子沉稳,与何大岭一向要好,对朋友也非常仗义。
  
  何大岭正感到奇怪:夏秋景为何拽住他的胳膊?夏秋景已经开了口:“大岭,你这是要去童家吧?你去他家干什么?”何大岭连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夏秋景连连摇头:“童长庆一向为富不仁、飞扬跋扈,你岂能说服得了他?”何大岭顿时泄了气:“村里的许多人家都快断粮了,童长庆不但不肯借银子,而且以取笑别人为乐。因此,我着急、气愤啊!唉……”夏秋景想了想,忽然道:“我有个法子,能让童长庆乖乖地拿出银子——无论如何,咱们得救全村人的性命!”何大岭吃了一惊:“你是不是想去抢劫童家?秋景,咱们虽然穷,但咱們宁可饿死,也不能去当土匪啊!”夏秋景微微一笑:“咱们当然不能去当土匪,但咱们可以让村里人都说,土匪要来抢劫了……”
  
  于是当天,童疃村里便传出了一个说法:一伙土匪即将来童疃村抢劫。这个传言越传越广,很快便传遍了全村。
  
  童家是童疃村里唯一的富户,土匪要来这里抢劫,当然只可能抢劫童家。第二天,这个传言便传到童长庆的耳朵里去了。开始时,他很是不以为然,因为土匪从来都没来童疃村里抢劫过。可没过几天,他便不得不信了,因为村里到处都有人那么说。
  
  童长庆的心里很是害怕,害怕土匪真的来到他家劫财害命。夏秋景和何大岭不禁感到非常高兴,他俩不止一次地聚在一起猜测:看来,童长庆拿出银子的时刻快到了!
  
  原来,夏秋景和何大岭让村里人传出那个说法,是有目的的:童长庆相信了这个传言后,必定要想方设法抵御土匪,守财保命。而最简单实用的方法,便是雇佣村里的壮汉为他守家护院,那样一来,童长庆必然要付出工钱,村里人因此就能有银子购买粮食了。夏秋景和何大岭还暗暗与村里人商量好了:如果童长庆真的雇佣村里人,那么,就各家各户轮流派人去。
  
  这天,何大岭正估摸着童长庆会不会从今天就开始雇佣村里人时,忽然,他看见童长庆领着几位汉子,昂首阔步地进了童家的大门。何大岭疑惑地一打听,这才得知,原来童长庆已经雇佣了几位外地武师,替童家看家护院。何大岭见如算盘落了空,不禁大吃一惊,连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夏秋景。夏秋景失望之余,想了想,然后双手一拍:“有办法了!”
  
  当天晚上,童家人都安安心心地入睡了,几位武师在童家的院子里不停地走动,提防土匪。不知不觉到了下半夜,几位武师正准备轮流进屋去睡一会儿,忽然他们听见了几声怪叫,像是有人哭,又像是有人笑,但仔细一听,两者却又都不像。这是啥声音?怪让人害怕的!几位武师不禁小声嘀咕起来。
  
  几位武师正面面相觑,忽然那种声音又响了几下,由远及近。一位武师猛然一怔,心惊胆战地说道:“这该不是鬼叫吧?对,这就是鬼在叫!”另外几位武师一听,双腿全都筛起了糠——这几位武师虽然武功高强,但都很怕鬼。
  
  怪叫声又响了几下,一位武师壮着胆子,扒上围墙的墙头,向外一看:只见墙外不远处,闪过了一个白色的巨物,身高一丈开外,披挂着一身雪白的衣服,披头散发,血红的舌头有两尺多长。“吊死鬼!”那位武师惊叫一声,跌下了墙头……
  
  这么一折腾,天可就渐渐地亮了,几位武师一夜未眠,疲惫不堪。吃早饭时,一位武师向童长庆抱怨道:“东家,你们童疃村里怎么闹鬼?害得我们一夜都没睡!”
  
  因为有武师的守护,童长庆的心里头特别踏实,所以昨夜他睡得特别香,屋外的动静他一点儿也没听见。因此,他很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童疃村里从来都没闹过鬼,你们肯定是听错了声,看花了眼!”
  
  很快又到了晚上。下半夜,童家人睡得正沉,院子外忽然又响起了那种怪叫声,几位武师的腿不禁又筛起了糠。慌张了一会儿,几位武师终于忍不住一起扒上墙头,只见不远处,又出现了“吊死鬼”,而且是两个。几位武师被吓得一起掉下了墙头,又嘀咕了起来。这个说:“吓死我了,怎么天天晚上都有鬼啊?”那个说:“这童疃村里天天晚上闹鬼,看来这地方咱们不能呆了……”第二天早上,几位武师一起向童长庆辞行,连工钱都不要了,童长庆苦苦挽留,但他们还是离开了童疃村。
  
  望着几位武师离去的背影,夏秋景和何大岭一起笑了起来,原来,所谓的“吊死鬼”是他俩装扮的,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吓走那几位武师,然后让童长庆能够雇村里的人。

上一篇:[小小说] 这路带得有意思

下一篇:[幽默故事] 送给乡长的美言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