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会 > 文章

[幽默故事] 结果

时间:2020-12-2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胡妍到局里工作半年,就得了精神病,整天披头散发地乱跑,嘴巴里嚷着:“总结,总结——”胡老爸气不过,跑到市委把局里给告了。
  
  市委对这事儿很重视,派了3个人的工作小组,入驻局里,对胡妍因公致疯一事展开调查。经过初步走访调查,发现胡妍本人胆小怕事,也比较保守,没有被人骚扰性侵,也没有在感情方面遇到挫折。她被招录进局里,因为文笔还不错,就留在局办公室工作。她在疯之前,正在给局里写年终总结。被招录前,她还做过身体检查,也进行了心理测试,样样合格。可以肯定,她的疯和年终总结有关,这也就成为工作小组的重点。
  
  工作小组的组长老何,是一个办事十分认真的人。特别是领导让他牵这个头,他就格外地用心了。他详详细细地研读了那份总结报告,可以说写得文采飞扬,可以看出胡妍对这份报告有多用心。但是,这个报告上的一组数字处却空着。老何想,问题也许就出在这里。老何在空白的地方划了圈圈。
  
  局里的年终报告,当然要按局领导的意思写。老何先找到了一把手赵局长,问起了报告的事,赵局长说得冠冕堂皇。老何又问到了那组数字,赵局长想了想,说他不记得了,但本子上会记着。他翻出本子,找了找,就找到了那組数字。他说,胡妍原先报的是18万,他嫌太少,让胡妍给加百分之二十。老何记得,那组数字是进行防电信诈骗宣传教育群众数。对一个局的工作来说,这是可有可无的虚数,也是查无对证的,就是写到报告上,上级领导也未必看,她怎么就如此认真呢。他说出了自己的疑问,赵局长不好意思地笑笑说,他已经把今年的报告跟去年的报告对比过了,稍稍逊色了那么一点点,可实数是明明确确摆着的,他不敢乱动,再不往虚数上多报一点,他怎么好跟上级领导交代呢?老何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得暂且如此。
  
  第二个找的是钱书记。钱书记说,整个报告,他只改了两个部分,一个是思想政治方面,作为一章,拿出来开宗明义地重点写;另一个就是那组数字,小胡写得太少了,没有实事求是,他让小胡增加百分之二十。老何问他,你怎么知道小胡没有实事求是呢?钱书记振振有词地说,他们发放宣传材料是宣传,通过口头传达那也是宣传。这么多干部,把有人受骗的事发到微信朋友圈,提醒朋友们不要上当,那也是宣传,都应该统计在里面的。这么算下来,增加百分之二十不为过吧?老何驳不倒他,也懒得驳,就先出来了。
  
  第三个找的是常务副局长孙副局长。孙副局长办事干脆利落,简单明了。他说,他看过了报告,认为那组数字太低了,命令胡妍加上百分之二十。今年的数比去年还少,赵局长还不骂死她?骂死事小,把他一抹到底才可怕。
  
  第四个找的是主管副局长李副局长。李副局长笑笑说,别的局长都务实,只有他务虚。务实的是真抓实干的,也不敢乱写啊,只有他这个务虚的可以放开手吹嘘吹嘘。可惜胡妍那个小丫头不明事理啊,居然还跟那算。算了半天,还是写出了这么个数儿,太少了,他就让胡妍加上百分之二十。这可不是为了吹嘘他自己,而是从全局的角度出发的。老何不想说啥了。他记住了这个数字,就是让胡妍加上百分之二十。
  
  第五个找的人是周副局长。周副局长笑笑说,他本来跟这事儿没有关系,可胡妍把总结给他送来了,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暗叹这小妮子文笔太好,水平太高,他居然挑不出毛病来。可挑不出毛病,那就显得他没本事啊。他看到了这组数字,才明白小妮子毕竟初出茅庐,还不懂这里的规矩,就跟小妮子说,增加百分之二十吧。
  
  走访完这5位领导,老何心里就暗骂:你们真敢开牙!每个人都说增加百分之二十,5个人下来,那就是一倍了。从18万生生涨到了36万。你们这个区也就36万人吧,全都宣传了一遍,连婴儿都不放过,这可能吗?难怪把胡妍愁成了这样。
  
  他一边想着一边回办公室,恰好碰到了吴主任。两个人点点头就算打了招呼,一错身就要过去了,老何心里一闪念。吴主任是办公室主任,是胡妍的领导,胡妍怎么疯的,他最有发言权。他就喊住了吴主任:“吴主任,咱们谈谈吧。”吴主任一怔,但还是跟他来到了办公室里。
  
  老何问他:“吴主任,你看过胡妍写的总结了吗?”
  
  吴主任笑笑说:“当然看过。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会不看呢?我还一遍一遍地教她怎么修改呢。”
  
  老何问他:“你说让她修改以后,她的反应怎么样?”
  
  吴主任说:“开始还挺虚心的,后来就不太对劲儿了。”
  
  老何忙着问他怎么不对劲儿。
  
  吴主任说,那天他看了胡妍最后修改的稿子,倒没啥大毛病了,但有组数字,就是局里进行防电信诈骗宣传教育群众数,胡妍写了个36万。吴主任告诉她,这个数字不能这么写。胡妍问他该怎么写。他说,总结里的数字,明明是虚的,也要写实了,让人看了跟真的一样,那就不能是个整数,要有零有整。36万,这么整,一看就是编的,那就得凑出零头来。你再给这个数加上百分之零点零一吧,那就像真的啦。胡妍听他说完,脸色忽然间就变得惨白,浑身发抖。他还以为胡妍病了,忙着让她去休息了。
  
  老何惊得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胡妍因公致疯的原因基本查清楚了,可老何的报告却不敢这么写。如实写吧,5位局长都得跟着吃瓜落儿,似乎有些残忍,他也得罪不起这人。可不如实写呢,他又真不知道该怎么写。
  
  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局里忽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给予吴主任行政撤职处分。原因很简单,他给胡妍同志下达了在总结报告中的数字上增加百分之零点零一的指令,压垮了胡妍脆弱的心理,是造成胡妍精神不正常的主要根源,他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拿到这份决定,老何倒好向市委交差了,但他良心难安,他还在想着是否能有更恰当的法子。
  
  这时,他忽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是吴主任也精神失常了。吴主任满楼道疯跑,边跑边喊:“百分之零点零一,我就让她加了百分之零点零一啊——”
  
  老何这回彻底明白,他必须如实报告了。不然,还不知道会有几个人再步他们的后尘,因公致疯……

上一篇:[中篇故事] 鸡战乾清宫

下一篇:[新传说] 谁偷了我的树苗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