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 当前位置: 故事会 > 文章

[新传说] 笨贼搅翻天

时间:2020-12-23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一)床上床下两重天
  
  陈二牛和土根是从农村来的打工仔,一个嘴笨,说话不利落;一个手拙,干啥啥不成。转悠了两个月没找到活儿,两人一拍即合,索性做起了撬门压锁的行当。可这贼行当也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这天午后,陈二牛抱着个纸箱戳在了东华小区5单元的403室门前。放下箱子左右打探一番,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只听“吱呀”一声响,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探出头,满眼警觉地问:“你找谁?”
  
  妈呀,怎么有人?陈二牛登时吓得浑身一哆嗦,指着箱子支支吾吾:“我,我是推销奶、奶……啊不内衣的。你来两件?”
  
  “神经病!”中年男子赶苍蝇似的一挥手,“砰”地摔上了门。陈二牛拍拍怦怦狂跳的心口退到平台处,忙乱地拨响了土根的电话,压低嗓音急急质问:“啊,土根,你眼珠子长后脑勺上了吧?家里不光有人,还是个男的!”
  
  “不可能。我踩点的时候,眼瞅着小狐狸精打车走的。”电话里,土根迟疑回道,“你个笨蛋走错地方了吧?是不是4单元503?”
  
  陈二牛暗叫糟糕,抱起纸箱冲下楼,又拐进了4单元。噌噌地爬上5楼,确信没再走错后,“咚咚”一通敲。
  
  果真没人。陈二牛暗喜,给负责望风的土根报声“平安无事,速来”,随即开忙。纸箱里装的不是内衣,而是工具。进城前,他做过修锁匠,有两把刷子,没怎么费劲就捣鼓开了防盗门。这时,土根也匆匆赶到,一同溜进房间翻得起劲,门外,突然传来了高跟鞋落地的清脆声响。
  
  不好,来人了!土根慌了神,抬脚奔向窗口要跳。陈二牛一把扯住他,弯腰往床下钻:“你傻啊,这可是5楼!”
  
  这面刚藏好,一对男女已走进房间,迫不及待地倒向大床。陈二牛眯眼看得真切,外衣,内衣,鞋袜一件件落了地,令人心跳加速的叽叽嘎嘎声紧跟着撞入耳鼓。甚至,他还听到了土根喉头滚动、吞咽唾沫的动静。
  
  奶奶的,床上快活,床下憋屈,这贼做得真当郁闷到家了。就在陈二牛紧捂土根的嘴巴,一个劲求爷爷告奶奶的当儿,一阵手机铃声急促响起。
  
  “喂,老婆,我在谈工作呢。忙,忒忙,都快忙死了。你不是说后天回城吗?好,你等着,我这就去接你。”
  
  忙死?是欲仙欲死吧?陈二牛瞄见两条满是黑毛的短腿跳下床,抓起裤子往圆滚滚的大肚子上套。很快,一双白花花的长腿也下了床,搂住男子嗲嗲地开了口:“赵老板,别急嘛。你老婆又不会吃人,怕啥?”
  
  “她不吃人,可会挠人!”被叫做赵老板的男子说,“小倩,等我安顿好她就回来找你。你要觉得闷,给,这卡里有几千块,密码是你生日,上街买衣服去。”
  
  说完,赵老板风风火火地走了,那个叫小倩的女子咕哝了句“老色鬼”,扭臀摆胯地去了卫生间。此时不跑,更待何时?陈二牛给土根使个眼色,轻手轻脚钻出了床底。俗话说:贼不溜空,陈二牛眼尖,顺手摸走了立在床头的手机。而这两个笨贼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手机居然比金子还值钱!
  
  (二)一只手机仨买家
  
  天黑时分,陈二牛和土根晃回了仅有巴掌大的出租屋。陈二牛内急,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土根伸伸懒腰正想眯一会儿,有人敲门。开门看去,是个戴着大口罩、脑门有些秃的陌生男子。
  
  “你找谁?”土根问。秃顶男四下望望,回得非常干脆:“找你。”
  
  找我?咱们又不认识,找我干吗?土根愣眉愣眼地打量着对方。秃顶男说:“当然是做交易,我出5万块买你手上的东西,干不干?”
  
  土根一听,不觉咋舌: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5万块。可我手上除了手指头,没啥别的东西,不用说,肯定是找错人了。走走走,活该咱没这狗屎运。刚赶走秃顶男,便听陈二牛在卫生间里兴奋大叫:“土根,快来!妈呀,太棒了——”
  
  手机里,竟录有一段活色生香的床戏。两人贼眼放光看得正过瘾,手机响了。一经接通,对方直截了当地问:“开个价吧,想要多少钱?”
  
  “是个女的。他问咱要多少钱,啥意思?”陈二牛捂住手机,一头雾水地看向土根。土根眨巴眨巴小眼睛,恍然大悟:“这就是传说中的艳照门吧?你问问她,能给多少。”
  
  陈二牛原话照搬,对方开了价:5万。5万?!陈二牛惊得双手直哆嗦,一时太过激动按错了键,挂了。不等醒过神,电话又打来了。出人意料的是,号码换了,人也换成了个男的,可张口还是那句话:开个价吧,想要多少钱?
  
  两个号码,都想买这只手机。咋办?惊喜之中,土根猛地一拍脑门,转身就往外跑:瞧我这笨脑瓜,那个秃头财神爷没准儿也是来买它的。得赶紧把他请进来。
  
  谁想,财神爷早走了,只在门缝里留了张写有电话号码的字条:“请你考虑考虑,如果想做这笔买卖,请打这个电话。”
  
  “二牛,我们要发财了。夜长梦多,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喊声未落,卫生间里冷不丁响起了陈二牛哭爹喊娘般的嚎叫。土根不知出了啥事,惶惶奔进。搭眼一瞅,飞脚踹开陈二牛,伸手就往马桶里掏。原来,天降好运,陈二牛兴奋得忘乎所以,错把手机当成手纸扔进了坐便器!
  
  “笨蛋,蠢货,你长的是猪脑子吧?你扔的不是手机,是金砖啊!”土根气哼哼边骂边掏。折腾了好半天,手机是掏出来了,可进水报废了。左一个5万,右一个5万,难不成就这样打了水漂?土根又气又急,恨不得将陈二牛也塞进马桶。陈二牛挠挠头,想了半天用手指蘸水在墙壁上写出了两串号码:“土根,给咱打电话的是,应该是这两个号。要不,咱主动跟他们联系联系?”
  
  联系个屁,值银子的东西都泡汤了,谁会花大价钱买只废壳子?闷头琢磨半晌,土根霍地跳起,咬牙说道:“走,捞钱去!”
  
  (三)一个更比一个损
  
  陈二牛和土根是笨,可笨贼也有灵光一现妙计来的时候。土根暗暗寻思,发财机会就像肥肉,肥肉到了嘴边哪能让它掉地上?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出,先后打电话要买回手机的主儿,当是床上的那对男女:小倩和赵老板。事先踩点时,小倩穿金戴银挂镏子,一看就是被包养的小情人。情人见不得光,自然急着赎回手机。而赵老板有身份有老婆,得知拍有视频的手机被偷,更怕丑事曝光,要多少钱都会乖乖奉上。既然他们不知道手机已经报废,那就再去买只一模一样的来个双管齐下,大捞两把,然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高,高!土根,还是你聪明。”听完土根的妙计,陈二牛嘿嘿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土根白了他一眼,催促说:“赶紧打电话,先给女的打,让她把钱准备好。”
  
  陈二牛听话照做。但在接通的那一刻,竖起耳朵听声的土根觉出了不对劲:对方压根不是和赵老板厮混的小倩!小倩的声音又柔又嗲,而这个却又粗又冲。
  
  土根慌忙抢过手机,问:“喂,你到底是谁?为啥要买手机?”
  
  “别管我是谁,在哪儿见面?”对方回道。土根还没想好见面的地点,于是让对方等,接着又拨通赵老板的电话,故作强硬地下了最后通牒:“你那个宝贝东西我关了,怕跟踪。你给我10万,我就还给你。要不给,我发到网上去。”
  
  “10万就10万,一言为定。在哪儿见?”赵老板比那个女人还大方,痛快。土根和陈二牛咬了阵子耳朵,决定分头行动,地点分别定在城郊的小树林和东华公园。眼下已是晚上8点,便于行动,也便于脱身。正拔腿要走,陈二牛又拽住了土根。他是笨,可钱多钱少还能掰明白:你去见给10万的赵老板,我会的主儿只给5万,万一你拿到钱没了影,我不亏大了?
  

上一篇:[幽默故事] 大盗詹姆斯的特殊贡献

下一篇:[中篇故事] 囚徒座上宾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